中国与沙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

快播涉黄案庭审2天 被告不承认指控坚称无罪

江苏扬州作家周浩晖认为,《美人制造》涉嫌抄袭其小说《邪恶催眠师》。 视觉中国资料

原标题:知名编剧于正遭江苏作家起诉电视剧涉嫌抄袭,索赔83万

澎湃新闻记者 蓝天彬

继遭到作家琼瑶起诉侵权且败诉之后,国内知名电视编剧、制作人于正又陷入被指控“抄袭”的漩涡。

江苏扬州作家周浩晖日前将于正担任编剧的电视剧《美人制造》等相关制作公司及于正本人告上法院,理由是该剧涉嫌抄袭其小说《邪恶催眠师》,索赔83万余元。

澎湃新闻获悉,此案将于1月19日开庭审理。

此案涉及两个焦点问题,一是抄袭和模仿、借鉴的边界在哪里,二是公众熟知的素材和独创性情节的边界在哪里。本案是否构成抄袭、侵权,仍有待法院审理查明。

扬州作家:“咬人”和“跳楼”等桥段被抄袭

周浩晖1977年生,是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硕士研究生,是一名悬疑作家。他写的《邪恶催眠师》,以催眠师使用催眠手法实施犯罪计划为主线,讲述了警探罗飞和催眠师斗智斗勇,最终侦破案件并阻止了催眠师的计划。

湖南卫视2014年播放的《美人制造》,由于正工作室和湖南卫视共同出品,采用单元剧形式,基本上两集一个故事。周浩晖认为,第29、30集为本剧最后一个故事单元,在该单元中大量桥段与其小说《邪恶催眠师》雷同,人物设置、人物关系及剧情与《邪恶催眠师》雷同,涉嫌抄袭、改编了他的作品。

在微博上,周浩晖列举了其小说和《美人制造》中的雷同催眠桥段(情节或片段)。

比如,《邪恶催眠师》中,受害人姚柏被催眠之后,误以为自己变成了科幻电影中的僵尸,所以他对一个无辜路人展开袭击,用嘴啃掉了对方的半张脸。催眠师在这次作案时,使用钟声作为触发器。当钟声响起时,姚柏便进入催眠状态。

周浩晖认为,在电视剧《美人制造》中,受害人李大人被迷魂之后,觉得自己饥饿难耐,因此对身边同伴展开袭击。迷魂师在这次作案时使用钟声作为触发器。当钟声响起时,李大人便进入了催眠。

再如,《邪恶催眠师》中,受害人章明是个离异后无子无女的中年男子,他因此把情感寄托在自己饲养的鸽子身上。催眠师利用这种情感,对章明进行催眠,让章明误以为自己变成了鸽子,于是章明从楼顶以飞翔的姿势跳下来摔死了。催眠师在这次作案时,使用哨声作为触发器。

周浩晖认为,在《美人制造》中,受害人王大人中年丧子,他因此把情感寄托在儿子生前所饲养的老鹰身上。迷魂师利用这种情感对章明进行迷魂,让王大人误以为自己变成了老鹰,于是王大人从钟楼上以飞翔的姿势跳下来摔死了。迷魂师在这次作案时,使用钟声作为触发器。

周浩晖还称,在电话中,这两集的编剧周静承认“看过我的小说”,“留下深刻印象”,“因为是新编剧,把握不好模仿和抄袭的界限”。

周浩晖把制片人、编审于正,这两集的编剧周静,以及湖南经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、东阳欢娱影视文化有限公司、海宁新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、浙江东阳楚天唯盛传媒有限公司、于正(上海)影视文化工作室等告上法庭,共有7个被告。

周浩晖认为,各被告侵犯了其作品《邪恶催眠师》的改编权和摄制权,请求责令各被告停止电视剧《美人制造》第29、30集的复制、发行和传播;责令各被告公开道歉,消除影响;责令各被告赔偿83万余元。

周浩晖的代理律师则对澎湃新闻说,抄袭还是模仿、借鉴,判断标准是难点。一个点雷同是偶然,几个点雷同就可能不是偶然。《美人制造》和《邪恶催眠师》有高度雷同的剧情架构、情节,可以界定为侵权。

被告律师:这些情节像“成语”,大家都可用

7个被告的代理律师认为,《邪恶催眠师》和《美人制造》不构成改编关系,两个作品的故事情节、人物特征没有相似之处。一个是现代探案、悬疑作品,一个是古代美容爱情剧。

代理律师提供的材料称,关于“咬人”桥段,创作灵感来源于几处,比如,日本恐怖片《催眠》,以及电影《超级女警察》中嫌犯神经失常,在听到哨声后,感到饥饿难忍,将人看成食物吞吃。

被告的代理律师对澎湃新闻说,《邪恶催眠师》和《美人制造》中,除了“咬人”这动作是一致的,其他方面并不一样。《邪恶催眠师》中“咬人”是攻击人,营造恐怖氛围;《美人制造》中“咬人”是因为消渴症,想吃东西,强调怪异氛围。

关于“变鸟跳楼”桥段,灵感也来源于多处,比如日剧《觉醒》,剧中讲述一个小女孩利用催眠术让妈妈认为自己是一只猫,让姐姐认为自己是一只鹰。最终,妈妈开始吃生鱼,姐姐竟然把自己当成一只鹰从高楼上跳下死亡。再如,电影《杀妻总动员》中,中年男子被催眠成为一只鸽子,从楼上跳下。日本电影《催眠》中,男子听到金属碰撞声,被催眠后破窗跳楼;女子被催眠,认为自己是在飞行中的鸟。

被告的代理律师认为,变成鸟跳楼的桥段,早在很多催眠题材的影视剧里存在。《美人制造》中,大臣被钟声刺激以为自己是一只鹰,突然从城楼上跳下。

被告的代理律师认为,这些情节,有点像“成语”,大家都可以用。

中央戏剧学院电影电视系副主任高雄杰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,对于编剧界内的知识产权保护存在一定难度,首先是否进行了抄袭很难明确界定。因为对于文化产业来说,有时候创意和想法就是一个知识产权,但目前知识产权的保护很难细化到对一个创意的保护。“我们期待整个社会能够形成更好的保护知识产权、尊重原创的氛围。”

快播涉黄案庭审2天 被告不承认指控坚称无罪

最新文章
技术更多...
资讯更多...
运营更多...
图集更多...
下载更多...
商城更多...
推荐内容